孔院老師的苦與樂——探訪英國威爾士山區孔子學院

    [來源] 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     [發表時間] 2019-01-25 13:28:07 
 


陳海龍老師在教授英國學生太極拳課(圖片由陳海龍提供)

隨著中英兩國在人文交流領域的合作日趨加深,中文不僅在英國的中小學里越來越受到重視,而且在英國成年人,甚至老年人群中都出現了學習中文的熱潮。孔子學院作為開設中文課程、傳播中國文化的海外教育機構最先感受到了這股學習熱潮。

卡迪夫孔子學院位于威爾士卡迪夫大學內,由卡迪夫大學、廈門大學及國家漢辦共同創立于2007年。卡大孔院目前擁有中文教師8名,中文教師志愿者4名,但是卻要負責卡迪夫孔院下屬8個孔子課堂32個教學點的中文課程教學工作。特別是威爾士地區的北部和西部多是山區,交通極為不便,這為孔院老師的授課也帶來了極大的不便。

去年9月份剛剛來到卡大孔院的田林艷老師,經常要到山區谷地教學點授課,雖然課程只有兩個小時,但是至少有六個小時要用在來回的路上。而在山區谷地的教學點是沒有午餐供應的,如果自己不帶好午飯,那么當地找吃飯的地方非常不方便。每位老師每周至少要有兩次前往山區教學點授課。“這些教學點遠一點的我們基本要預留單程三個小時的交通時間。首先要從自己家里走路到火車站,在火車上基本需要1個小時的時間,然后從火車站到坐公交車的地方需要走路過去,坐公交車有的時候還需要倒車,到了站點后去學校還需要走路,所以整個過程花費的時間會比較多。”


田林艷老師在中文教學課堂上(圖片由田林艷老師提供)

10年來,威爾士有2萬2千多名學生受益于孔院中文課程,從大學中文學分課,非全日制成人中文課程,到中小學生必修課及選修課。2018年,卡大孔院為5000多名中小學生開設中文課程,學生數創歷年新高。學員人數不斷上升,年齡跨度如此之大,這讓我們的孔院老師也是“痛并快樂著”。“我們孔院有些老師除了上教學點的課,他還要在大學里上課,所以有的時候白天跑教學點,晚上還得回來上大學里面的課,像我就是:周一晚上會上課上到9點,然后回到家以后就快10點了,第二天早上就得趕去中小學教學點,不到6點就得起床,從中小學再趕回來就快晚上了,然后接著上晚上大學的課,第三天又要趕到中小學去,所以這樣連軸轉還是挺辛苦的。”

盡管老師們授課很辛苦,但是她們也總是被英國人學習中文的熱情所感動著,鼓舞著。祝歡是卡大孔院有三年教齡的資深老師,她的成人課堂上有一位80多歲的學生,給了她最多感動。“我自己現在要說的這位80多歲的老人是今年六月份,我們當時有一個每天上課五小時的課程,他是一位80多歲有孤獨癥的老爺爺,每次來上課他都會帶一個助手,因為很擔心他自己身體支撐不下去,就會拿一個小車子,里面裝的都是他的藥,他的助手會幫他抄一些筆記,那種課一次要上五個小時,我作為一名老師我都覺得很累,就是一些十幾歲、二十多歲的學生,我看他們也覺得他們很辛苦,但那位老爺爺每次都會來很早坐在那里,我看他學習就覺得一定要好好學習,他寫字手還會抖,但是他仍堅持寫中文,我們考試的時候,他還會努力,雖然他程度可能跟不上其他人,但是他仍會努力。”


祝歡老師在教授英國學生書法課(圖片由祝歡老師提供)

再過幾天就是中國農歷春節,老師們不僅春節期間沒有假期回家,而且大年初一的課程也是安排得滿滿的。而對于春節無法回家這件事,孔院老師有著別樣的理解。“我個人覺得,說到春節,我們在海外的人其實不是我們在過年,是我們在給外國人過年。雖然他們沒有春節這個文化,但他們會趕流行,他們到處希望他們自己過春節,所以我們就有很多的活動,我們需要到各個地方去,幫他們辦中國的新年活動。”

不能和親人團聚,老師們也為親人送上了自己來自異國他鄉的祝福。陳海龍曾經在喀麥隆、印度和英國三個國家擔任過中文老師,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他還有一個一年多沒見面的印度女朋友。“一個是對父母的思念,一個是對所牽掛的人的思念,但因為你選擇了這份工作,你要好好地完成這個工作。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父母身體安康,在國內生活愉快;第二個就是希望能夠早點成家,這可能也是我父母最大的心愿。”

祝老師曾經在法國當過兩年志愿者,之后又在英國教書三年,算起來她已經連續五年沒有和家人一起過春節了。談到自己的心愿,祝老師說:“我希望自己、家人、朋友都身體健康,平平安安,開開心心,這就是最好的了。在英國已經是第三年了,去年的時候因為家里有點小事情,回了一趟國,爸爸媽媽見到我的一瞬間就流眼淚了,但我只在家呆了七天。加上之前做志愿者,一共五年,中間只回了一趟家,也是很久沒在家里過年了。”

說著說著,祝老師眼圈紅了……

(國際在線報道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梁弢)

新聞原文鏈接

 
 
 
 
8888彩票 捷豹彩票 | k彩 | 豹赢彩票 | 599彩票 | 818彩票 | 新天地娱乐 |